约瑟夫·梅里克

約瑟夫·梅裡克
Joseph Merrick carte de visite photo, c. 1889.jpg
約瑟夫·梅裡克
出生 (1862-08-05)1862年8月5日
 英國萊斯特郡萊斯特市
逝世 1890年4月11日(1890-04-11)(27歲)
 英國倫敦

約瑟夫·凱裡·梅裡克(英語:Joseph Carey Merrick,1862年8月5日-1890年4月11日),常被誤作約翰·梅裡克John Merrick),是一位被稱作“象人”(Elephant Man)的身體嚴重畸形的英國人。在其入住皇家倫敦醫院以後便在倫敦社會家喻戶曉。梅裡克出生在萊斯特,在生命裡的頭幾年身體便出現生長異常。他的皮膚顯得又厚又松弛,嘴脣增厚,額頭有骨性腫塊。他的一隻手臂及兩腿異常增大,在童年時的一次摔跤中損傷了臀部,導致終身殘廢。當時他11歲,母親去世,父親另娶。梅裡克12歲輟學,在求職中遇到很大困難。受到父親及後母的遺棄,他離家出走。到了1879年,17歲的梅裡克進了萊斯特的濟貧院

1884年,進入濟貧院近4年以後,梅裡克結識了一位名為山姆·托爾(Sam Torr)的演出主持人,並建議托爾應該“展出”他。托爾同意了,他組織一群人來管理梅裡克,並將梅裡克稱為“象人”。在遊歷過東米德蘭茲之後,梅裡克來到一家位於倫敦東區白教堂路的下等戲院裡演出,戲院由演出主持人湯姆·諾曼(Tom Norman)租入。這家戲院的對面就是皇家倫敦醫院,醫院裡的一個名為弗雷德裡克·特裡夫斯(Sir Frederick Treves, 1st Baronet)的外科醫生造訪了該戲院,並邀請梅裡克到醫院接受檢查和拍照。在梅裡克造訪醫院後不久,當地警察關閉了該戲院,而梅裡克的經紀人則將梅裡克送往歐洲其他地方作巡迴演出。

當到了比利時,梅裡克被他的巡迴表演隊的旅途管理員搶劫,並被遺棄在布魯塞爾。他最終還是回到了倫敦,但由於無法進行語言交流,警察沒有任何辦法,直到在他身上發現一張印有外科醫生特裡夫斯名字的卡片,之後特裡夫斯將梅裡克接回了皇家倫敦醫院。雖然他患有不治之症,梅裡克還是允許在醫院度過餘生。特裡夫斯每天都來看望他,並與之建立起深厚的友情。一些倫敦社會名流包括威爾士公主丹麥的亞歷山德拉(Alexandra of Denmark)也曾看望過梅裡克。

梅裡克卒於1890年4月11日時年27歲。官方說法是死於窒息,但特裡夫斯通過解剖遺體,認為真正的死因是頸部脫臼。他相信梅裡克是想要“像其他人一樣”睡覺而不是坐著睡,坐著睡是因為他的頭不適宜躺在床上。約瑟夫·梅立克的病症曾被認為是多發性神經纖維瘤,隨著愈來愈多類似象人的病例被報告出來,加上學者對於象人的骨骼及臨床特徵不斷的研究,最終確認象人患的是一種叫做普洛提斯症的病症。普洛提斯症(或普洛提斯綜合症、普洛提斯症候群Proteus Syndrome)是一種複雜的贅生性疾病,主要的特徵包括了大頭、顱骨增生、長骨變形、肢體膨大、皮膚及皮下組織的腫瘤(包括脂肪瘤, 血管瘤,淋巴管瘤)等。普洛提斯是希臘神話中的海神,相傳能變形成不同的野獸和怪物。使用這個名稱的人,不外乎是希望人們能望文生義。普洛提斯症非常罕見,迄今沒有治療方法,只能透過手術矯正畸形。 在1979年,伯納德·波默蘭(Bernard Pomerance)的一個關於梅裡克的戲劇《象人》首演,第二年由大衛·林奇執導的同名電影問世。

早年生活

1889年的梅裡克

約瑟夫·凱裡·梅裡克1862年8月5日出生在英國萊斯特郡萊斯特市裡街50號,父親是約瑟夫·羅克利·梅裡克(1835年-1897年),母親是瑪麗·簡〔Mary Jane,婚前姓波特頓(Potterton),1834年-1873年〕[1]。梅裡克的祖父巴拿巴·梅裡克一個出生在倫敦,19世紀二三十年代移居至萊斯特的裁縫。祖母是祖父的第三任妻子沙拉·羅克利(Sarah Rockley)[2]。梅裡克母親是一個浸禮教徒,來自約克郡一個農業勞動者家庭,並且身體患有某種殘疾病。結婚之前,她在萊斯特是一個家庭傭工,之後在1861年,做了一個四輪馬車司機。1862年,約瑟夫·梅裡克出生,在一開始的幾年內梅裡克未顯異常。梅裡克的父親用他的姓名為梅裡克起名,母親再取“凱裡”作為中間名,“凱裡”取自牧師威廉·凱裡(William Carey)[3]。梅裡克的弟弟威廉·亞瑟·梅裡克(William Arthur Merrick)生於1866年,但4歲因猩紅熱不治而亡,梅裡克的妹妹瑪麗蓮·伊利沙·梅裡克(Marian Eliza Merrick)生於1867年,天生殘疾,卒於1891年[4]

1884年,一本名為《約瑟夫·凱裡·梅裡克自傳》(The Autobiography of Joseph Carey Merrick)的小冊子陪伴梅裡克展出,其中記述梅裡克大約在5歲開始出現癥狀,“非常厚且呈塊狀的皮……像一隻大象,而且幾乎是同一種顏色”[5]。1930年一篇《萊斯特軼事報》(Illustrated Leicester Chronicle)文章中,梅裡克在21個月大時嘴脣開始腫脹,之後便是額頭骨腫塊,皮膚松弛而粗糙[6][nb 1]。隨著他的長大,他的左右手顯得明顯不對稱,他的雙腳也明顯大於常人[6]。梅裡克的癥狀被家人解釋為其母親在懷他時被馬戲團的大象撞到後受驚而產生的[6]。這種“母感影響”——懷孕婦女的感情經歷會對其為出生的孩子造成影響——在19世紀的英格蘭是非常流行的概念[8]。梅裡克堅信是這種因素導致了他終身的痛苦[9]

除了他的畸形,在其童年,梅裡克摔了跤,損傷了他的左臀部。這次受傷引發了感染使得他左半邊永久殘疾[10]。雖然梅裡克身患殘疾,但他仍舊上學並且與母親有著深厚的感情[10]。其母親是個主日學教師,父親在棉紡廠做機車司機,並經營了一間男士服飾用品店[10]。1873年5月19日,在她的小兒子去世後不到3年,梅裡克的母親死於支氣管肺炎[11] 。梅裡克的父親帶著他兩個孩子與一個名叫艾瑪·伍德·安蒂爾(Emma Wood Antill)的寡婦同居,並於1874年12月3日結婚[12]

求職與濟貧院

我是如此受到奚落與嘲諷使我不願回家,我寧願在大街上饑腸轆轆也不肯回去吃飯,我吃了很少的飯,我被奚落道——「你都不配吃這些」。

—《約瑟夫·凱裡·梅裡克自傳》[5]

梅裡克12歲輟學,在當時的社會來說是很正常的[13]。他的家庭生活變成“一個完美的悲劇”[5], 他的父親與繼母對他都並不表同情[13]。他曾離家出走“兩三次”,但每次都被其父親帶回[5]。13歲時,他在工廠裡靠卷煙草工作,但三年後,他的右手畸形愈發嚴重導致他不能按要求完成工作[13]。他失業後在街上流蕩,一邊尋求工作,一邊避開來自繼母的嘲諷[1]。梅裡克變成家庭中更大的財政負擔,最終,他的父親給他辦了一個小販證,允許他挨家挨戶地推銷男子服飾用品店的物品來賺錢[14]。這次努力並沒有成功,隨著梅裡克面部進一步的畸形,他說話越來越吐字不清,而且他的外貌已讓顧客感到毛骨悚然。家庭婦女將他拒之門外,人們不但對他白眼相看並且出於好奇而跟蹤他[14]。梅裡克當小販終究不能維持生計。在1877年一次回家途中,他被父親痛打一頓,便從此離家出走[15]

梅裡克離家出走後便無家可歸。他的叔叔叫查爾斯·梅裡克(Charles Merrick),是一個理髮師,聽說了自己的侄子梅裡克的處境後,決定尋找並將他安置在自己的家[16]。在之後的兩年裡,梅裡克仍然在萊斯特當小販,但賺到的和以前差不多。後來,當梅裡克申請換新的證件時,英國出租車委員撤銷了這一申請,原因是他的外貌缺陷對公眾產生負面影響[16]。查爾斯已有自己的孩子需要撫養,他再不能撫養自己的侄子。在1879年12月,17歲的梅裡克進了萊斯特的濟貧院[17]

當時濟貧院裡有928人,梅裡克是其中接受救濟的一員[18]。濟貧院裡是以性別和年齡來劃分小組的,因此梅裡克和其他16歲至60歲的男性分為一組[19]。在1880年3月22日,進入濟貧院僅12個月後,梅裡克自己離開濟貧院並花了兩天時間來找工作。他發現自己並不能像以前一樣找到工作,別無選擇的他只好回到濟貧院。這次一待就是四年[20]。大約在1882年,梅裡克進行了臉部手術。他嘴上的突出物已漲至8-9英寸(約20-22釐米)長,並嚴重影響其語言能力,吃飯也變得困難[21]。他在萊斯特皇家診所(Leicester Royal Infirmary)接受手術,移除了大部分的突出物[5]

迷離人生

梅裡克認識了雜耍戲院裡的一位喜劇演員以及戲院所有人山姆·托爾(Sam Torr)。梅裡克寫信給托爾,托爾來到濟貧院看望梅裡克。托爾決定他可以展出梅裡克來賺錢,為了保證梅裡克的新穎,他得開始巡迴展示[22]。為此,他組織了一批人來照料梅裡克。在1884年8月3日,梅裡克離開濟貧院開始了新的職業[23]。 表演主持人給梅裡克取名“象人”,並宣傳他是“半人半象”( Half-a-Man and Half-an-Elephant)[23]。他們在東米德蘭茲巡演,包括萊斯特與諾丁漢,在前往倫敦過冬之前,喬治·希區柯克(George Hitchcock)(梅裡克的旅遊表演主持人)聯繫到了一位故友,表演主持人湯姆·諾曼,諾曼是倫敦東區的一家戲院裡的所有人,其戲院是來展出奇人奇事的。還沒有見面,諾曼就同意來照料梅裡克,同年11月,希區柯克陪著梅裡克來到倫敦[24]

當湯姆·諾曼第一眼見到梅裡克,被他的外表感到擔憂擔心其恐怖的外表可能不會太有噱頭[25]。但他還是在白教堂路的一家空店後面展出梅裡克。梅裡克只有一張鐵製的床及床帳來保留自己的一點隱私。諾曼觀察發現梅裡克總是坐著睡覺,頭搭在膝蓋上。他的頭過大以至於不能讓他睡覺時躺下,正如梅裡克所說,醒來時脖子“就像斷了一樣”[26]。諾曼用了些希區柯克製作的海報裝飾了門面,描繪著是個半人半象的怪物[27]。《約瑟夫·凱裡·梅裡克自傳》一書出現了,其中記載著梅裡克的日常生活。這個自傳,無論是否是出自梅裡克之手,提供了一個精確的梅裡克生活的寫照。其中記錄的梅裡克的生日有誤,在他一生中,也不清楚自己是何時出生的[28]

女士們和先生們……我向你介紹“象人”,約瑟夫·梅裡克先生。在此之前我懇請各位——站穩並見證這可能是最了不起的人所展現的生命氣息。

湯姆·諾曼(Tom Norman)[29]

諾曼召集了觀眾,帶領著他們進了店內,解釋道象人“不是來嚇你們,而是來取悅你們的。”[27]拉開簾布,他讓那些觀眾近距離觀察梅裡克,一邊說著關於梅裡克母親發生的意外。

象人演出並不出彩,主要的收益來自於賣出梅裡克的自傳[26]。梅裡克把他的所得存起來,希望能給自己買間房子 [30]。梅裡克表演所在的店的對面正好是皇家倫敦醫院(Royal London Hospital)的所在地。院內的許多醫師與學生常常造訪此店,對梅裡克充滿好奇[26]。其中一位準住院醫師(Pre-registration house officer)名叫雷金納德·塔基特(Reginald Tuckett)像其同事一樣,塔基特被象人的畸形所吸引並將其告訴了他的資深同事弗雷德裡克·特裡夫斯 (Sir Frederick Treves, 1st Baronet)[31]。 弗雷德裡克·特裡夫斯在當年11月第一次私下看望了梅裡克[26]。特裡夫斯在其1923年的回憶中想起梅裡克是“我見過長得最噁心的人……我從未遇見過如此畸形,如此形單影只的人。”[32]。這次會見沒超過15分鐘,特裡夫斯就回去工作了。當日晚些時候,特裡夫斯讓塔基特來到商店詢問梅裡克是否願意來醫院接受驗察。諾曼與梅裡克同意了[33]。為了不引起注意,梅裡克身著黑色的披風,戴著可以遮住面部的帽子,由特裡夫斯租的出租馬車接送[34]

在醫院,特裡夫斯發現梅裡克“害羞,困惑,非常害怕,並且明顯地自慚形穢” [32]。出於這一點,特裡夫斯認為象人是“弱智”[32]。他測量梅裡克的頭圍為36英寸(91釐米),右手腕圍12英寸(30釐米)和一根手指5英寸(13釐米)。他記錄道梅裡克的皮膚被乳突淋瘤覆蓋,並且有難聞的味道[35]皮下組織顯得脆弱且松弛。右手臂和雙腿骨頭畸形,頭骨畸形非常明顯[36]。梅裡克雖在1882年接受了嘴部的整形手術,梅裡克的言語勉強才能被理解。他的左胳膊與手,雖小但並未變形。他的陰莖和陰囊都正常。除了他的畸形與臀部的殘疾,特裡夫斯總結梅裡克總體狀態是健康的[37]。諾曼記起梅裡克去醫院接受檢查有“二到三”次[33],並且在他們的一次見面中,特裡夫斯給了梅裡克他的名片[1]。在一次造訪中,特裡夫斯給梅裡克拍攝了照片,並將其復製品給予梅裡克,而後就加進了梅裡克的自傳裡[38]。在12月2日,特裡夫斯將梅裡克帶到位於布盧姆茨伯裡的倫敦病理學學會[39]。最後,梅裡克告訴諾曼他不想再接受檢查。根據諾曼的描述,梅裡克自稱自己被“扒光衣服,像是在牲畜廠裡的動物”[40]

在這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人們對像象人這樣的展演的口味發生了變化。像諾曼的演出引起公眾關注[41]。在梅裡克接受完特裡夫斯最後一次檢查不久之後,警察關閉了諾曼的商店[40]。在1885年,梅裡克跟隨著旅行遊樂場的主人山姆·羅伯(Sam Roper)開始了旅行[42]。他結識了其他兩個表演者,“羅伯的侏儒”(Roper's Midgets)——伯特倫·杜利(Bertram Dooley)和哈利·布朗姆利(Harry Bramley)——兩人在群眾騷擾中保護了梅裡克[43]

歐洲

隨著群眾對怪人怪事的熱情的消減以及警察的管制,這一類的表演逐漸被取消。由於梅裡克的外表的負面影響,羅伯越來越擔心擔心會引來當地的管理機構[43]。梅裡克的經理人決定該去歐洲大陸旅行,但願那裡能夠更寬容。象人的演出並不比在英格蘭更為出色,當地機構如出一轍將他們趕離了管轄區。在布魯塞爾,梅裡克被一位新的經理人撇下,並偷走梅裡克50英鎊(在2010年價值4000英鎊)的積蓄[44]。孤獨一人,梅裡克坐火車到了奧斯滕德,並想登上前往多佛的輪船,但遭拒[45]。他旅行到了安特衛普 ,並有能力坐船到了埃塞克斯郡的哈維奇(Harwich)。在這裡,他坐上了前往倫敦的火車,並到達了利物浦街車站 [46]

梅裡克於1886年6月24日到達了車站,安全回到了祖國,但無處可去。他沒有資格進入倫敦的濟貧院,唯一能接納他的只有萊斯特聯盟(Leicester Union),梅裡克便在那裡定居。萊斯特僅在98英里(158公里)以外[47]。他求助於陌生人,但因為口吃不清以及外表便招來了一群好奇的看客,直到一位警察將他帶到了一間空房子,在那裡梅裡克蜷縮在墻角,筋疲力盡,不能明白自己怎麼是怎麼了,他的身份的唯一識別就是特裡夫斯的明信片[48]。警方聯繫了特裡夫斯,他就來到了車站。特裡夫斯帶著梅裡克坐上馬車來到了皇家倫敦醫院。梅裡克正患支氣管炎,清洗了身子,吃了飯,便被安置在醫院閣樓單獨的房間裡[49]

倫敦醫院

梅裡克來到醫院後,特裡夫斯便可以給梅裡克做更徹底的檢查。特裡夫斯發現梅裡克相比兩年前的情況更為惡化,並因為畸形體現出了一定程度的殘廢。特裡夫斯懷疑梅裡克患上心臟疾病,而且只剩下幾年的生命[50]。接下來的五個月裡,經醫院人員的照顧,梅裡克的總體情況有所改善。雖然有些護士起初對梅裡克的外表感到不安,但他們克服下來並細心照顧梅裡克[51]。他身上的難聞的氣道經過經常清洗,解決了問題,特裡夫斯也漸漸能明白梅裡克的表述。醫院給梅裡克拍了一些照片。梅裡克的長期護理問題必須被解決。弗朗西斯·卡爾·戈姆(Francis Carr Gomm),醫院委員會主席,曾支持特裡夫斯的決定(即接納梅裡克),但到了11月,更長遠的計劃必須被制定。皇家倫敦醫院已不再給予絕症患者支持,而梅裡克顯然屬於其中[51]

卡爾·戈姆聯繫了其他醫院,但沒有一家肯收留梅裡克。卡爾·戈姆寫信給《時代雜誌》,在11月4號《時代雜誌》便將梅裡克的故事刊登了,並徵集讀者意見[52]。許多民眾通過寫信和捐款作為回應。隨著許多人的解囊相助,卡爾·戈姆便說服委員會將梅裡克留在醫院裡。就此,梅裡克被允許在醫院裡度過餘生[53]。他從閣樓搬到與一個小院子相連的地下室的兩間房間裡,房間經裝潢以適合梅裡克居住,還安裝了一張特製的床。該房間的設施遵從了特裡夫斯的意願——沒有在這個房間安裝鏡子[54]

梅裡克在皇家倫敦醫院安頓下來。特裡夫斯每天都來看望他,並每個星期天都花幾個小時和梅裡克待在一起[55]。梅裡克終於找到能明白他話的人,他就饒有興趣地與醫生們進行了長時間的對話[55]。 特裡夫斯和梅裡克結下了友誼,儘管梅裡克並沒向特裡夫斯完全吐露心聲。他告訴特裡夫斯他是獨生子,並向他講述其母親的情況,梅裡克總將她的照片帶在身上,並說在梅裡克還是孩子的時候就遺棄了他[55]。儘管他對他的經理人深懷感激,梅裡克不願談起其表演的日子[56]。特裡夫斯很快明白,梅裡克並不像其初想的一樣有智力問題[55]。 特裡夫斯發現梅裡克非常敏感且特別情緒化[57]。有時候梅裡克感到無聊與孤獨,並表現出抑鬱的跡象[58]。他整個成年生活都與女性保持距離。他遇到的女性要不是被他的外表感到噁心要不就是感到害怕[59]。他對女人的認識來自於其對母親的記憶和書本。特裡夫斯決定介紹一位女性給梅裡克,這會使梅裡克感覺更正常[60]。醫生找來了叫做萊拉·馬圖林(Mrs. Leila Maturin)的朋友,她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寡婦”,來看望梅裡克[32]。她同意了,並來到梅裡克的房間裡做了介紹。這次會面很短,梅裡克激動不已[60]。他之後告訴特裡夫斯和馬圖林,說她是第一個對他笑的女人,也是第一個與他握手的人[32]。馬圖林與他保持著聯繫,並留下他寫的一封信,是一封感謝馬圖林送給他禮物的信,這也是唯一一封梅裡克留下的信件[61]。第一次與女人見面的經歷,雖然簡短,但給梅裡克灌輸了自信[62]。他在醫院裡見了其他女人,並表現得對她們都感興趣。特裡夫斯相信梅裡克的願望是想住在一個盲人的機構,在哪兒女人不會看見他長什麼樣[62]

梅裡克想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世界”。一天,他表示希望想看看他所認為的“真正的”房子。特裡夫斯答應了,帶他前往自己在威姆波爾街(Wimpole Street)的房子並見了特裡夫斯的妻子[63]。梅裡克在讀書和用卡片搭建築中度過了幾天。梅裡克每天下午起床,到了晚上便出了房間在小院子裡散步。 由於卡爾·戈姆寫給《時代雜誌》的信,梅裡克的故事吸引了倫敦的上流社會。一位名叫馬奇·肯德爾(Madge Kendal)的女演員也對此感興趣[64]。雖然她很可能沒親自見過梅裡克,但她對為梅裡克籌集資金和取得公眾同情做出很大努力[65]。她送給梅裡克自己的照片,並雇了一位編籃技師去教梅裡克手藝[66]。雖然肯德爾沒與梅裡克見面,但其他社會名流卻見過並給他帶來照片和書籍作為禮物。他寫信、做卡片模型和編籃子作為回報。梅裡克很喜歡他們的造訪,並變得有足夠信心和窗外路過的人交談[67]。一位名叫查爾斯·泰勒(Charles Taylor)的年輕人,負責梅裡克房間裝潢工匠的兒子,與梅裡克相處一起,彈了小提琴[65]。偶爾他膽大起來離開自己的房間來到醫院。當他被護士發現,便被請回了,因為他們還擔心梅裡克會驚嚇到其他病人[67]

1887年5月21日,醫院裡新蓋的兩棟樓完工了,王子 愛德華七世和威爾士公主亞歷山德拉親自來為其開放[68]。公主希望見到象人,便在結束完了醫院之行後,來到梅裡克住處。公主與梅裡克握手並坐在梅裡克身邊,梅裡克為此非常高興[69]。她給了梅裡克一張自己的簽名照,並每年給他寄聖誕節賀卡[32]

至少有一次,梅裡克實現他長久的去劇院願望[70]。特裡夫斯在馬奇·肯德爾的幫助下使梅裡克參加了在德魯裡巷皇家劇院的聖誕節童話劇。特裡夫斯坐在一些護士身旁,藏在了暗處[71]。根據特裡夫斯回憶,梅裡克“受到尊敬”。而後的幾個星期之後梅裡克談起童話劇,講得就像真的發生過一樣[72]

晚年

梅里克有三次离开伦敦过节,在乡村度过几周时间[73]。经过精心安排使得梅里克登上了火车且没有被人看见,他来到北安普敦郡并待在福斯雷大厅[73]。他结识了一个农场工人,此人回忆道梅里克是个有趣且有教养的人[61]

梅里克的健康状况在皇家伦敦医院裡的四年中逐渐恶化。他接受了护士们的细心照顾,他大部分时间都疲劳地待在床上,或坐在自己的住房裡[61]。他的面部畸形继续增长,他的头比以前更加肿大。梅里克死于1890年4月11日,时年27岁[74]。大约在下午的3点左右,特里夫斯的家庭外科医生拜访梅里克,发现其死在床上。他的尸体被其叔叔查尔斯·梅里克确认[75]。韦恩·埃德温·巴克斯特(Wynne Edwin Baxter)在4月15日给尸体做了尸检,韦恩曾给1888年的白教堂谋杀案(Whitechapel murders)的遇害者做过尸检[74]

他总对我说他希望可以‘像其他人一样’躺下……他可以的,下了决心,并作了实验……这说明他的死是由于他的愿望支配着他的生活——可悲但又无助地盼望想‘像其他人一样。’

——弗雷德里克·特里夫斯(Sir Frederick Treves)[32]

梅里克的死是意外死亡,他的死亡证明上写着是死于窒息,他在睡眠之中因為沉重的头部滑落床緣而造成頸部的脫臼,進而窒息死亡[76][77]。特里夫斯给尸体做了尸检,声称死因是颈部脱臼[77]。特里夫斯知道梅里克睡觉时是坐着睡的,所以下结论梅里克一定是“做一次试验”,他躺下身子,想像其他人一样睡觉[77]

特里夫斯解剖梅里克尸体,并给头部和四肢做了石膏模型。他取下皮肤样本,但在二战时遗失了,安装好了他的骨架,现藏于皇家伦敦医院。其骨架并未對公众开放。

医疗条件

梅里克 摄于1889年

自从约瑟夫·梅里克开始演出之后,他的情况一直都让医疗专家好奇。在1884年,他在伦敦病理学学会(Path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的一次现身引来了许多医生的目光,但没有让特里夫斯所希望的答案。梅里克的事情只在《英国医学杂志》被简要提到,而《柳叶刀杂志》拒绝刊登。[78]。4个月之后,1885年,汤姆·诺曼的商店关门了,象人只能离开。特里夫斯第二次带着梅里克的照片来到病理学会。当时一个名叫亨利·拉德克利夫·克罗克(Henry Radcliffe Crocker)的皮肤科医生专攻皮肤疾病[79],听了特里夫斯关于梅里克的描述及看了照片以后,克罗克推测梅里克身患 皮肤松垂(dermatolysis)和 神经瘤性象皮病(pachydermatocele)的综合病症以及一种未知的骨质畸形,全都由于精神系统病变造成[41]。克罗克在1888年的书《皮肤疾病:描述、病理机制、诊断和治疗》(Diseases of the Skin: their Description, Pathology, Diagnosis and Treatment)中提及梅里克的情况[80]

在1909年,皮肤科医生弗雷德里克·帕克斯·韦伯(Frederick Parkes Weber) 在《英国皮肤病学杂志》上写了一篇关于冯·雷克林豪森疾病(现称神经纤维瘤病I型)的文章[81]。他指出梅里克身患此症,德国病理学家弗里德里希·冯·雷克林豪森(Friedrich Daniel von Recklinghausen)早在1882年书中描绘过此症 [82]。这种遗传失常的疾病症状包括神经组织和骨头肿瘤,以及皮肤生长出小疣[83]。神经纤维瘤病的症状之一就是皮肤出现称为咖啡牛奶斑的淡棕色色素沉淀[84]。但这种情况并没在梅里克身上体现[85]。神经纤维瘤病I型是在20世纪最被普遍接受的患病情况,还有其他像马富奇综合征多骨纤维发育不良也是被普遍接受的[85]

在1986年的英国医学杂志的一篇文章中,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和J. A. R·蒂布尔斯(J. A. R. Tibbles)提出理论,指出梅里克身患普洛提斯综合征先天失常。他们指出梅里克并没有咖啡牛奶斑的症状并且没有任何文献可以证明梅里克身患神经纤维瘤病I型病[86]。不同于神经纤维瘤病,普洛提斯综合征影响组织的效果要强于神经,以及普洛提斯综合征是散发病而不是基因遗传病[87]。科恩和蒂布尔斯称梅里克显现以下普洛提斯综合征的特点:“大头畸形、骨肥大、长骨过度生长,皮肤及皮下组织增厚,手部与脚部尤其明显……”[86]

2001年6月,英国科学家保罗·斯普林(Paul Spiring)推测梅里克可能身患神经纤维瘤病I型和普洛提斯综合征的综合病症[88]。此假说由周日电讯报记者罗伯特·马修(Robert Matthews)报导。就此假说为基础的名为《象人的诅咒》(The Curse of The Elephant Man)的纪录片在2003年播出[89][90][91]。2002年间, 英国广播公司呼吁应对梅里克的母系家族展开家谱调查。莱斯特居民帕特·塞尔比(Pat Selby)被发现是梅里克的舅舅乔治·波特顿(George Potterton)的孙女。一个调查组收集了塞尔比的DNA,但没有成功诊断梅里克的疾病[92]。2003年间,电影製片人委托进一步测试梅里克的头发及骨头的DNA。但最后,调查没有进展,梅里克的身体情况也就不得而知[90][91]

影响

在1923年,弗雷德里克·特里夫斯出版名为《关于象人和其他回忆》(The Elephant Man and Other Reminiscences)一书,书中他详细描写了他知道的关于梅里克生活和他们之间的相互影响。这是关于梅里克的非常详细的文献,但其中有不少纰漏。因为梅里克从未对特里夫斯关于自己的早年生活坦诚相待,这些细节描写也只是特里夫斯的回忆。梅里克的名字也是一个离奇的错误。特里夫斯,在其早年的期刊文章和书籍中,坚持称象人为约翰·梅里克。原因现在不清楚;在传下来的信件中梅里克都以“约瑟夫”署名[93]。在《关于象人和其他回忆》的手稿中,特里夫斯把“约翰”改为了“约瑟夫”[94]

特里夫斯对汤姆·诺曼(梅里克的演出主持人)的描述,称其对梅里克无情剥削[95][96]。在寄给报纸“世界博览”(World's Fair)的一封信中,以及之后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诺曼否认了特里夫斯的评价并声称自己找到生财之道,而在皇家伦敦医院,梅里克却仍在被随意展览。根据《畸形的景象:怪人表演与现代伦敦文化》(The Spectacle of Deformity: Freak Shows and Modern British Culture)一书的作者那嘉·德巴奇(Nadja Durbach)所述,诺曼告诉我们,维多利亚时代的怪人表演成为身患畸形的穷人的求生之道,也反映出当时医疗专家们对他们的态度[97]。德巴奇称特里夫斯及诺曼的回忆录应该被理解为是“叙事重建……反映出个人以及专业角度的偏见、且是为了满足不同大众的口味”[98]

在1971年,人类学家阿什利·蒙塔古(Ashley Montagu)出版了《象人:对人类尊严的研究》(The Elephant Man: A Study in Human Dignity),此书借鉴特里夫斯的书籍并探索梅里克的人格[99]。蒙塔古将特里夫斯以及其他像卡尔·戈姆的人的描述以及梅里克的尸检报告转载给了时代杂志。他指出不同描述的冲突,并且对特里夫斯的版本提出质疑;他写道,特里夫斯称梅里克不能想起其母亲的样子,但卡尔·戈姆称梅里克一直带着其母亲的画像[100],并批评特里夫斯对梅里克母亲的猜想(“无用和无人性”(worthless and inhuman))[100]。虽然如此,蒙塔古也延续了特里夫斯著作了的错误[101],包括用“约翰”而不是“约瑟夫”[100]

1979年至1982年之间,梅里克的故事成了许多戏剧艺术的蓝本;这些都建立在特里夫斯及蒙塔古的描述之上。在1979年,托尼奖的最佳戏剧,由美国剧本作家伯纳德·波默兰所著的戏剧《象人》,登台表演[102]。以梅里克为原型的角色由菲利普·安格里姆(Philip Anglim)所饰,之后换成了大卫·鲍伊(David Bowie)[103]。1980年的大卫·林奇的电影《象人》(The Elephant Man)获得8项奥斯卡提名。梅里克由约翰·赫特饰演,特里夫斯则由安东尼·霍普金斯扮演。[104]

在1980年,迈克尔·豪威(Michael Howell)和皮特·福特(Peter Ford)出版了《象人纪实》(The True History of the Elephant Man)一书,详细介绍了他们对档案研究的成果。豪威和福特提供了对梅里克的新线索。除了证明梅里克的名字是约瑟夫之外,他们对他的人身有更多的描述。他们反驳了特里夫斯的描述中的一些不准确之处,指出梅里克的母亲并没有抛弃他,梅里克也是为了求生而自愿被展览。

我的样子确实有点古怪,
但是怨我就是怨上帝;
如果我能重塑自己
我将不会使你不悦。

如果我能自由奔走天南地北
或者随心所欲横越海洋,
人们会以灵魂的深度来度量我;
这便是我。

 ——梅里克用来给信件结尾的诗歌,改编自《虚假的伟大》(False Greatness)—— 艾萨克·瓦茨(Isaac Watts)[5]

注释

  1. ^ 1930年12月27日的《萊斯特軼事報》中一篇匿名文章,“準確基於對梅裡克家族的了解”。其中收錄了關於梅裡克其母親的背景,梅裡克早年的成長和求職等資料[7]

參考文獻

  1. ^ 1.0 1.1 1.2 Osborne, Peter; Harrison, B., Merrick, Joseph Carey [Elephant Man] (1862–1890),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eptember 2004 [24 May 2010], doi:10.1093/ref:odnb/37759 
  2. ^ Howell & Ford (1992), p. 33
  3. ^ Howell & Ford (1992), p. 42
  4. ^ Howell & Ford (1992), p. 166
  5. ^ 5.0 5.1 5.2 5.3 5.4 5.5 "The Autobiography of Joseph Carey Merrick"
  6. ^ 6.0 6.1 6.2 Howell & Ford (1992), p. 43
  7. ^ Howell & Ford (1992), pp. 32, 42, 50
  8. ^ Howell & Ford (1992), p. 129
  9. ^ Howell & Ford (1992), p. 128
  10. ^ 10.0 10.1 10.2 Howell & Ford (1992), p. 44
  11. ^ Howell & Ford (1992), p. 45
  12. ^ Howell & Ford (1992), p. 47
  13. ^ 13.0 13.1 13.2 Howell & Ford (1992), p. 48
  14. ^ 14.0 14.1 Howell & Ford (1992), p. 49
  15. ^ Howell & Ford (1992), p. 50
  16. ^ 16.0 16.1 Howell & Ford (1992), p. 51
  17. ^ Howell & Ford (1992), p. 52
  18. ^ Howell & Ford (1992), p. 54
  19. ^ Howell & Ford (1992), p. 55
  20. ^ Howell & Ford (1992), p. 57
  21. ^ Howell & Ford (1992), p. 58
  22. ^ Howell & Ford (1992), p. 62
  23. ^ 23.0 23.1 Howell & Ford (1992), p. 63
  24. ^ Howell & Ford (1992), p. 64
  25. ^ Howell & Ford (1992), p. 72
  26. ^ 26.0 26.1 26.2 26.3 Howell & Ford (1992), p. 75
  27. ^ 27.0 27.1 Howell & Ford (1992), p. 73
  28. ^ Howell & Ford (1992), p. 53
  29. ^ Howell & Ford (1992), p. 74
  30. ^ Howell & Ford (1992), p. 78
  31. ^ Howell & Ford (1992), p. 5
  32. ^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Treves (1923)
  33. ^ 33.0 33.1 Howell & Ford (1992), p. 76
  34. ^ Howell & Ford (1992), p. 13
  35. ^ Howell & Ford (1992), p. 23
  36. ^ Howell & Ford (1992), p. 24
  37. ^ Howell & Ford (1992), p. 25
  38. ^ Howell & Ford (1992), p. 79
  39. ^ Howell & Ford (1992), p. 26
  40. ^ 40.0 40.1 Howell & Ford (1992), p. 77
  41. ^ 41.0 41.1 Howell & Ford (1992), p. 29
  42. ^ Howell & Ford (1992), p. 80
  43. ^ 43.0 43.1 Howell & Ford (1992), p. 81
  44. ^ Howell & Ford (1992), p. 85
  45. ^ Howell & Ford (1992), p. 86
  46. ^ Howell & Ford (1992), p. 87
  47. ^ Howell & Ford (1992), p. 88
  48. ^ Howell & Ford (1992), p. 89
  49. ^ Howell & Ford (1992), p. 90
  50. ^ Howell & Ford (1992), p. 94
  51. ^ 51.0 51.1 Howell & Ford (1992), p. 95
  52. ^ Howell & Ford (1992), p. 93
  53. ^ Howell & Ford (1992), p. 99
  54. ^ Howell & Ford (1992), p. 100
  55. ^ 55.0 55.1 55.2 55.3 Howell & Ford (1992), p. 102
  56. ^ Howell & Ford (1992), p. 103
  57. ^ Howell & Ford (1992), p. 104
  58. ^ Howell & Ford (1992), p. 106
  59. ^ Howell & Ford (1992), p. 105
  60. ^ 60.0 60.1 Howell & Ford (1992), p. 107
  61. ^ 61.0 61.1 61.2 Howell & Ford (1992), p. 145
  62. ^ 62.0 62.1 Howell & Ford (1992), p. 108
  63. ^ Howell & Ford (1992), p. 114
  64. ^ Howell & Ford (1992), p. 109
  65. ^ 65.0 65.1 Howell & Ford (1992), p. 111
  66. ^ Howell & Ford (1992), p. 112
  67. ^ 67.0 67.1 Howell & Ford (1992), p. 113
  68. ^ Howell & Ford (1992), p. 115
  69. ^ Howell & Ford (1992), p. 116
  70. ^ Howell & Ford (1992), p. 119
  71. ^ Howell & Ford (1992), p. 120
  72. ^ Howell & Ford (1992), p. 126
  73. ^ 73.0 73.1 Howell & Ford (1992), p. 142
  74. ^ 74.0 74.1 Howell & Ford (1992), p. 146
  75. ^ Death Of The Elephant Man, The Times, 16 April 1890 
  76. ^ Howell & Ford (1992), p. 147
  77. ^ 77.0 77.1 77.2 Howell & Ford (1992), p. 151
  78. ^ Howell & Ford (1992), p. 27
  79. ^ Howell & Ford (1992), p. 28
  80. ^ Howell & Ford (1992), p. 127
  81. ^ Howell & Ford (1992), p. 133
  82. ^ Howell & Ford (1992), p. 132
  83. ^ Howell & Ford (1992), p. 134
  84. ^ Korf & Rubenstein (2005), p. 61
  85. ^ 85.0 85.1 Howell & Ford (1992), p. 137
  86. ^ 86.0 86.1 Tibbles, J. A. R.; Cohen, M. M., The Proteus Syndrome: The Elephant Man Diagnosed.,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1986, 293 (6548): 683–685, PMC 1341524, PMID 3092979, doi:10.1136/bmj.293.6548.683. 
  87. ^ Pletcher, Beth A., Proteus Syndrome, eMedicine (Medscape), 18 March 2010 [2 June 2010] 
  88. ^ Spiring, P., The Improbable "Elephant Man", Biologist (journal) (Society of Biology), June 2001, 48 (3): 104, PMID 11399837 
  89. ^ Matthews, Robert, 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 — Until Someone Joins Them Up, The Sunday Telegraph (Telegraph Media Group), 14 June 2001 [23 May 2010] 
  90. ^ 90.0 90.1 Elephant Man Mystery Unravelled, BBC News (BBC), 21 July 2003 [23 May 2010] 
  91. ^ 91.0 91.1 Highfield, Roger, Science Uncovers Handsome Side Of The Elephant Man, The Daily Telegraph (Telegraph Media Group), 22 July 2003 [23 May 2010] 
  92. ^ Elephant Man's Descendant Found, BBC News (BBC), 20 November 2002 [2 June 2010] 
  93. ^ Howell & Ford (1992), p. 7
  94. ^ Howell & Ford (1992), p. 164
  95. ^ Toulmin, Vanessa; Harrison, B., Norman, Tom (1860–1930),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anuary 2008 [19 June 2010], doi:10.1093/ref:odnb/73081 
  96. ^ Toulmin, Vanessa, 'It Was Not The Show It Was The Tale That You Told' :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om Norman, the Silver King, National Fairground Archive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2007 [19 May 2010] 
  97. ^ Durbach (2009), p. 34
  98. ^ Durbach (2009), pp. 37–38
  99. ^ Howell & Ford (1992), p. 171
  100. ^ 100.0 100.1 100.2 Montagu (1971), pp. 41–42
  101. ^ Howell & Ford (1992), p. 178
  102. ^ Associated Press, 'Sweeney Todd' Is Named Best, Daily News (New York) (Mortimer Zuckerman), 1 June 1979 [2 June 2010] 
  103. ^ Bowie In 'Elephant Man' Role, The Gazette (Montreal) (Canwest), 11 June 1980 [2 June 2010] 
  104. ^ 'Elephant Man' On ABC Theater, The Telegraph (Nashua) (Telegraph Publishing Company), 28 March 1981 [2 June 2010] 

参考书目

拓展阅读

Template:Link GA Template:Link 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