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弹道导弹威胁评估委员会

未来远程武器对飞毛腿飞弹设计的应用曾是美国弹道导弹威胁评估委员会的主要关注问题

美国弹道导弹威胁评估委员会(英語:Commission to Assess the Ballistic Missile Threat to the United States)又名拉姆斯菲尔德委员会(英語:Rumsfeld Commission[1]美国国会成立的一个独立运作委员会,旨在评估对美国存在的弹道导弹威胁。

该委员会从1998年1月开始工作,并在1998年7月15日发布了其一致同意的最终报告,工作周期为六个月。该报告对日益严重的弹道导弹威胁和美国情报部门无法对其发展持续进行追踪的问题作出了警告,这与美国情报部门之前的看法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认为还要再过10到20年的时间才会出现对美国存在威胁的弹道导弹问题。[1]该委员会还进一步推动了有关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辩论,而且可能对邪恶轴心一词的产生也有积极影响。

背景

美国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起初是为了保护国土免受苏联的导弹袭击。1991年苏联解体后,导弹防御系统的支持者们开始将关注重点放在流氓国家开发出最终能够打击到美国国土弹道导弹的能力上。[2]:32

1995年的美国国家情报评估中认为,除了五大核武器国家——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中国——外,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在15年时间内研制出能够打击加拿大或美国本土的导弹[2]:32。有意支持导弹防御系统并向其拨款的共和党议员批评这份报告的评估欠准备,还指责克林顿政府歪曲了情报。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柯特·韦尔登英语Curt Weldon直接从中央情报局对这份报告进行简报的现场走了出去,并在之后声称这是“我在华盛顿这十年来所见过对一份情报文件(作出的)最无耻的政治化行径”[3]

从1996年2月到5月,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针对弹道导弹威胁召开了多场听证会,并在最终的报告中建议采取两项审核措施:一项是对美国国家情报评估文件本身进行调查,另一项则是针对弹道导弹威胁展开一轮新的调查。这一过程也被高度政治化,委员会中来自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罗恩·德勒姆斯英语Ron Dellums指责其决策过程太大程度上依赖外来专家,许多被委员会传唤到现场作证的证人实际上都是导弹防御系统的坚定支持者[3]。前中央情报总监、之后将成为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进行了第一项审核,他得出的结论认为有证据显示美国国家情报评估所采用的情报分析方法存在欠完善的地方[2]:34。这一结论再次激怒了导弹防御系统的支持者,他们原本期望这次审核可以得出有利于自己论点的结论[3]

委员会的历史

第二项审核由一个外部委员会进行,不过国会直到1997年才对委员会专员组成达成一致。该委员会最终于1998年1月中旬开始在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楼英语Eisenhower Executive Office Building进行会晤,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担任主席。虽然组建委员会的目的不是为了对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可行性进行调查,但他们的结论必然上会对后一个问题产生影响,这也令哥伦比亚特区的许多政治家认为委员会不大可能成功达成一致结论[2]:35。拉姆斯菲尔德仍然希望能够达成共识,他还制订了一项政策规定,报告中提及的任何反对意见都必须要有至少两位委员会成员的支持[2]:36

第一个星期的听证和审议对于调查的威胁议题没有收集到多少新的信息,而根据委员会所获得的授权,他们理应可以访问任何行政部门的资料,所以委员会在2月中旬向当时的中央情报总监乔治·特尼特投诉了这一情况,从那以后,该委员会对美国情报部门的资料和人事的访问权限也就相应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2]:37

委员会之后继续发布简报直至1998年7月中旬,这此期间,他们的工作因情报的分裂隔离而受挫。因为即便是在情报机关内部,机密情报也不会广泛传播,委员会发现许多受访者都对其它相关信息一无所知。分析师拒绝根据已有信息进行推测和假设,并且他们还认为情报人员普遍缺乏经验[2]:37-39。委员会访问的不仅包括政府官员,还包括波音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雇员,特别是有关飞毛腿导弹的设计可以如何应用成为长距离弹道导弹项目基础的问题[2]:33-43

结论

委员会的最终报告有两个版本,一份是呈交国会的300页机密报导,另一份则是27页的非机密报告[4]。在其中的非机密版本中,委员会得出了四项一致结论:

  • 美国受到来自中国、俄罗斯、伊朗伊拉克朝鲜的携带生化核武器弹头的弹道导弹威胁。其中伊朗和朝鲜如果决定要发展弹道导弹技术,那么将在五年内获得打击美国的能力,而伊拉克则需要十年的时间。[5]
  • 美国情报机构一直低估了这些日益增长的威胁。[5]
  • 情报部门对这一威胁进行评估的流程正是导致最终结论欠准确的原因所在。[5]
  • 美国在导弹系统作出实战部署前的预警时间正在逐渐减少,并且可以预见将来可能会完全没有预警时间。[5]

后果

直接后果

委员会得出的结论在议员、情报官员和专家中引起了不同的反应。虽然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特内特没有公开地对报告作出批评,但情报部门私下里对报告中形容自己对威胁所做评估时用到的苛刻言辞感到恼怒[2]:48-49

参见

参考资料

  1. ^ 1.0 1.1 Rumsfeld Commission Report on Missile Threat. The Literature of Intelligence: A Bibliography of Materials, with Essays, Reviews, and Comments, Muskingum College. [2010-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22).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Graham, Bradley. Hit to Kill: The New Battle Over Shielding America from Missile Attack.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1. ISBN 1-58648-086-3. 
  3. ^ 3.0 3.1 3.2 Ryan, Maria. The Rumsfeld Commission: Filling in the "unknown unknowns. Nthposition. 2004-07 [2013-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5). 
  4. ^ Schmitt, Eric. Panel Says U.S. Faces Risk Of a Surprise Missile Attack. The New York Times. 1998-07-16 [2013-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0). 
  5. ^ 5.0 5.1 5.2 5.3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to Assess the Ballistic Missile Threat to the United States. fas.org. [2013-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5). 

外部链接


Template:Link 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