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安县城

狮城水下古城
City of Suian in 1890.jpg
清光绪十六年(1890)《遂安县志》城池图
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 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明、清
编号 6-108
登录 2011年1月

遂安县城为原遂安县县治所在,因北依五狮山又名狮城,明正德八年(1513)由时任县令容九霄主持筑城[志 1],城内占地面积约0.432平方公里。1959年因新安江水电站库区蓄水被淹,现址位于今中国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西南湖区茅头尖水域、五狮岛南,为著名的水下古城。

历史

建置史

遂安县又名遂阳县,为浙西重镇,新安江畔重要的码头和物资集散地。东汉建安十三年(208)分歙县南乡(武强乡)安定里置新定县,属新都郡,晋太康元年(280)改县名遂安,郡名新安,隋开皇九年(589)并入新安县,仁寿三年(603)复立,属睦州,其后分别属唐宋睦州、元代建德路和明清严州府[志 2]。1958年10月并入淳安县。

明初于城内设东南、西北二里,民国二十一年(1932)设建置镇狮山镇,1949年后称狮城镇

城市史

县城最初位于安定里木连村溪北(今淳安县汾口镇仙居、童家坞一带),唐武德四年(621)迁至五狮山南今址[志 3]。至1956年有城镇居民1347户5371人,主要姓氏有王、姚、余、方、胡、汪、黄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为满足华东电力供应,1957年4月开始动工建设当时华东最大的水力发电站新安江水电站,选址于淳安和建德交界的铜官。1959年9月21日新安江截流,库区开始蓄水。按照初步设计,水库正常坝前水位为108米(黄海标高),遂安、淳安两座县城[注 1]与茶园、港口、威坪等49个乡镇、1377个村庄处于淹没区,29万移民迁至浙皖赣3省50余县[1],其中遂安县城内的居民大部分被安置于北侧的姜家镇。在清库[注 2]过程中淳安县城基本被平毁,遂安县城则因为水来得太快,搬迁时间紧迫,清库未能完成,因此城墙、绝大多数民房和尚存的历史古迹被基本保存了下来[2],且拆迁时北少南多,北部保存较好[3]

规划

县城北依五狮山(因五山联踞如狮而得名),南临新安江支流武强溪,民国《遂安县志》称县城“婺峰环其前,五狮拥其后,襟带武强、龙渡诸溪”[志 4]。城内水系称为涧水,两条入城支流在忠烈桥处汇合,向南流出城外并汇入武强溪[志 5]

城墙依山就势而筑,隆庆五年(1571)向北拓建,平面呈“心”字形,周长七百七十八丈(四里又一一六步),高二十四尺(实际高约7米到9米,城楼高10米左右[4]),拓建后的西北角及北半段筑于五狮山上,地势高峻,尤为壮观。城墙下部以方形条石砌筑,上部为烧制方砖。共开城门五座,分别为东门兴文门、南门向明门、小西门康阜门、大西门靖武门和北门拱极门,其上均建有城楼[志 6]。其中南门为县城主要入口,城门最宽,南门外为九孔的跨溪桥梁钟义桥[志 7],民国时沿溪筑有防洪河堤金公堤[志 8][5]

城内的主要街道有东街、南街、西街、北街、直街和横街等,其中东街、北街与直街在县署门前交会,东街、北街均为城内较为繁华的主要商业街,建有大量民居和店铺。

民国十九年(1930)《遂安县志》遂安县县治图。
主要地理要素据左图重绘

建筑

公署

坛庙

县学文庙:泮池南为文林湖[志 9],呈长方形,长约400米,里面种满了荷花[5]

寺观

坊表

其它

水下考古

遂安县城的水下探摸考古活动始于2001年,因县城北高南低,现状北部水深约有20-30米,南部水深约有50-60米,水温常年保持在20℃左右。北部相对较浅、能见度较好,因此北门一带为历次探摸的主要区域[3]

2001年9月至2002年7月,千岛湖风景旅游管理局对古城进行了11个月的水下探摸,探摸结果表明古城内外原有的整体布局没有改变,一些木构建筑的梁架、瓦顶等都还留存[2]

2012年4月27日至5月1日,考古队员使用水下机器人和水下摄像机对古城进行了全景式探摸,并由浙江卫视中央电视台对探摸过程进行直播。探摸的重点包括古城的整体轮廓、北门、儒学前和“悦来行”商号等[3]

其中首日探摸到北门及附近城墙、周边建筑遗迹和姚文浚妻王氏节烈坊,因清库时为保护航道对大部分高大建筑做了拆除处理,发现的城墙高低参差不齐,多见残垣断壁和碎石堆。姚文浚妻王氏节烈坊位于北门内约30米处,水深约24米,约建于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为三层砖石结构、四柱三门,保存完好[6]。第二日探摸到保存较为完好的小西门,并找到距小西门约50米处的烈桥(又名忠烈桥,为小型石质拱桥),此处为唐交州都督李寿逐寇殉难处[志 10],附近有纪念李寿而建的康王庙,但探摸时并未发现[7]。第三日探摸到东门、周边建筑遗迹和旴江循良坊,旴江循良坊约建于明末清初,纪念乡贤余学文[志 11],但清库时已被拉倒,探摸时找到堆在一起的茶园石构件[4]。第四日对南门和大西门进行了探摸,其中大西门在水库蓄水前已经坍塌,仅存城墙和城门洞,探摸时未能找到城楼所在,在大西门内的儒学前区域探摸到大量牌坊构件,可能为状元坊、豸绣流光坊和龙章褒显坊等几座牌坊的遗迹[志 12],其中较大的一座牌坊豸绣流光坊原高约10米,宽约8米,建于明中晚期,此外发现了文林湖的护栏,其上雕有莲花花纹。在南门外探摸到钟义桥桥墩,但未发现金公堤遗迹[5]。最后一日继续对孔庙进行了探摸,发现大量条石、房屋废墟和带有花纹的石构件,并找到位于孔庙前的倒种龙柏[8]

保护与开发

对于开发古城水下观光当前已提出的设想包括使用潜水艇和建造水下悬浮隧道(阿基米德桥)等[9],其中水下悬浮隧道以缆索或其他方式固定于水底和两岸,并借助浮力浮于水中[10]。但多数专家认为古城最好的保护就是维持原样[2],开发利用为时尚早。其理由在于根据经验,木质建筑浸泡于水中、与空气隔绝时往往能保存较长时间,且当前没有成熟的技术将长期浸泡于水中的文物在离水环境下妥善保存。但城墙和建筑墙体因采用稀泥、石灰作为粘结材料,这些材料被水长期浸泡后流失,因此容易因为大的水流冲击而垮塌[10]

2011年1月,遂安县城以狮城水下古城一名列入第六批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志 13]

注释

  1. ^ 淳安县城又名贺城,现址位于千岛湖水下约60米处,两座县城相距大约30公里。
  2. ^ 即库区蓄水前的推平建筑、清除垃圾和文物搬迁保护等工作。

参考资料

  • 方志
  1. ^ 罗柏麓修、姚恒等纂,《民国遂安县志·卷四·职官志·宦绩》:容九霄,知县,字子升,广东阳朔人,举人,有文武才。岁癸酉,流寇侵开化,官兵集遂境者数万人,谍报旁午贼逼马金,众望风奔溃。九霄率民兵结寨高乔山,歼其先驱,贼锋挫,遁去。随力设险,遂邑有城自此始。
  2. ^ 《民国遂安县志·卷一·方舆志·沿革》:建安十三年,吴大帝使贺齐平黟、歙,分歙县南乡安定里,置新定县,隶新都郡。晋太康元年,改县名遂安,郡名新安。宋齐梁陈并属新安郡。隋开皇九年,废郡并县,入新安县。据府志隶婺州。仁寿二年,即新安故城置睦州,遂安县隶焉。大业三年,州改遂安郡。唐武德元年,仍改睦州。神功元年,徙州治于建德,县亦隶之。五代不改。宋宣和三年,平方腊乱,改严州遂安军,县仍旧。元至元十二年,州改建德路。明改严州府,县仍焉。清因之。民国废府制,县属金华道。十六年复废道制,县仍旧。县治在五狮山之南。又名遂阳县。
  3. ^ 《民国遂安县志·卷二·建置志·县署》:县治旧在木连村溪北。唐武德四年,迁五狮山之麓。
  4. ^ 《民国遂安县志·卷一·方舆志·形胜》:遂安当严陵上游,东望临安,西通姑蔑,南连宝婺,北接新都。其县治则婺峰环其前,五狮拥其后,襟带武强、龙渡诸溪,肘臂六星、文昌诸阁。虽不通大驿,实浙东胜壤也。
  5. ^ 《民国遂安县志·卷一·方舆志·水》:干流为武强溪,源出十三都白漈岭,至中洲过武强山达县治南,合遂安源水,绕郭而东四十里,入淳安境,又二十里,入新安江。县城涧水一自语石山发源,东流折向南,由十亩坵水门入城,经姚家、太平桥、西街至黄家田。一自大西门外长淮源发源,东流至水门入城,经儒学前,至黄家田会流,经烈桥出小西门水门,折向南,从劝农桥入武强溪。
  6. ^ 《民国遂安县志·卷十·艺文志·县城记》:遂故有城,前令容侯曾创之。兵旅仓卒,石不暇择,墉不及崇,余六十年而泐者半矣。隆庆辛未……拓北郭,包山临崖,以益严险。余则俱仍旧址,广袤以丈计,凡七百七十有八。高并雉堞,以尺计,凡二十有四。为门五,东曰兴文,西曰靖武,南曰向明,北曰拱极,视旧加崇广焉。靖武迤南为小西门,以便农作。而各弁以楼。城之上筑以灰,其内叠以巨石,而复护以砌。堞之上覆以全石,分地布舍凡十有五,使巡警者有所憩。
  7. ^ 《民国遂安县志·卷一·方舆志·交通》:钟义桥一名南韩桥,在县治南。宋邑士王总得捐田五十亩,永济庵僧掌之,随圮即修。及庵废桥毁,返其田。仍为浮桥,夏溥记。寻复圮。嘉靖间,邑民王思洪倡义建桥,墩十一,驾屋覆之。知县胡仲谟记。十八年大水,墩屋尽坏。隆庆间,知县周恪建木桥,邑人陆应龙记。寻又坏。万历辛亥,知县韩晟修复石墩,驾板成桥,督工耆民王世鳞、世凤赀助焉。邑人毛云程记。晟自制南桥赋,纪其盛。见艺文。壬子大水复坏。嗣后仍用板桥,岁修为常。
  8. ^ 《民国遂安县志·卷一·方舆志·水利》:南河堤,县治南门外。一名金公堤。民国十年募筑,知事金乃光有记,见艺文。
  9. ^ 《民国遂安县志·卷五·文治·学宫》:(万历)十三年,知县林大柱、训导蒋大禄,于泮池外凿文林湖,广十数亩,汪洋浩淼,规制浸宏远矣。
  10. ^ 《民国遂安县志·卷一·方舆志·交通》:烈桥,县治西南百步。唐交州都督李寿逐寇殉节处。民国十八年重修立碑,县长罗柏麓记。
  11. ^ 《民国遂安县志·卷二·营建志·坊表》:旴江循良坊,县治东,为建昌同知余学文。
  12. ^ 《民国遂安县志·卷二·营建志·坊表》:状元坊,旧儒学西,为龙图阁学士詹骙。豸绣流光坊,旧儒学西,为副使余思宽,知县余乾亨,御史余乾贞。龙章褒显坊,旧儒学东,为恩封御史余惟宾、余仕洪
  13. ^ 清·邹锡畴修、方引彦等纂,《光绪遂安县志》:

 

  • 期刊和网站
  1. ^ 建设新安江水电站. 浙江档案. 2009.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2. ^ 2.0 2.1 2.2 《这是怎样一座城 狮城人的记忆:五个城门八座碉楼》. 庄小蕾. 钱江晚报. [2014-07-12]. 
  3. ^ 3.0 3.1 3.2 《狮城,你在水下还好吗?》. 董沛文. 杭州日报. [2014-07-12]. 
  4. ^ 4.0 4.1 《千岛湖水下古城探秘直播第三日 成功找到狮城东门探摸目标》. 郭楠. 千岛湖新闻网. [2014-07-13]. 
  5. ^ 5.0 5.1 5.2 《千岛湖水下古城探秘直播第四日 南门、大西门均有重大发现》. 王筱倩. 千岛湖新闻网. [2014-07-13]. 
  6. ^ 《千岛湖水下古城探秘首日进展顺利》. 郭楠. 千岛湖新闻网. [2014-07-13]. 
  7. ^ 《千岛湖水下古城探秘直播第二日小西门区域拍摄珍贵影像》. 郭楠. 千岛湖新闻网. [2014-07-13]. 
  8. ^ 《千岛湖水下古城探秘直播最后一日——重点探索儒学前区域》. 王筱倩. 千岛湖新闻网. [2014-07-13]. 
  9. ^ 《千岛湖底千年狮城》. 刘科. 青年时报. [2014-07-12]. 
  10. ^ 10.0 10.1 《神秘的湖底古城》. 梁国瑞. 合肥晚报. [2014-07-12].